在心理健康服务形式中,使用率最高的是面对面心理咨询(65.38%),其次是专家讲座(343%),第三是网络自助训练(372%)(见图17)。


愿意使用的心理健康服务形式.png


4.求助障碍


2017年的调查对科技工作者的心理问题的求助障碍进行了考察,从心理问题求助的羞耻感,包括污名化、对自我评价的影响、对专业心理服务的认识和了解等方面了解阻碍我国科技人员遇到心理困扰时主动寻求心理援助可能的顾虑和困难。
2017年的调查结果显示,约有20%的科技工作者对于心理问题的求助存在顾虑,认为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会引起他人对自己的负面评价,自己对自己也会因此产生消极的看法。科技工作者认为求助会对自我评价产生负面影响。分别有13.3%12.2%的科技工作者明确表示如果向心理医生求助,会让自己感到自卑或认为自己不那么聪明。
2017年的调查结果显示,有50.2%的科技工作者认为当自己有心理问题时,可以自己来解决,近四成的科技工作者表示问题忍忍就过了(见图18)。



认为心理问题要自己解决的作答分布.jpg



与此相关的是,如果不能自己解决心理问题,有的科技工作者还会因此对自己产生消极的评价,而这种对自己的责备和要求可能正是造成或加重心理问题的原因之一。
2017年的调查结果显示,科技工作者更倾向于相信家人和朋友对于他们心理问题的帮助,而非专业心理医生的专业帮助。如分别有48.5%39.9%的科技工作者认为家人、朋友对于心理问题的帮助要大于心理医生(见图19)。



认为看心理医生的专业帮助不如家人和朋友的帮助的作答分布.jpg



从预期来看,科技工作者对于专业心理服务和帮助所能带来的效果并不乐观,仅约两成人给予专业心理工作者相对高的预期。在出现心理问题时,社会支持,特别是如家人和朋友这样亲近的社会关系的陪伴理解、关心和支持是十分重要的,然而当面临相对严重的心理问题时,专业的心理评估、干预和治疗是降低风险的有效途径,也是需要积极推荐的方法。
此外,有34.5%的科技工作者表示不想受到心理医生的影响,影响自己不能自主决定。另有近四成的人对此问题没有清晰的看法,表示“说不清”,不支持此观点的仅为26.2%(见图20)。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科技工作者对于心理健康服务和心理医生工作的误解和担忧。对心理健康服务工作的基本理念和方法缺乏了解,也是造成科技工作者不能适当进行心理求助的原因之一。



科技工作者担心心理医生会影响自己的决定权的情况.png



超过三成的科技工作者表示如果去看心理医生了,并不想让周围的家人或朋友知道。
2017年的调查显示,有50.2%的科技工作者表示当有心理问需要专业的心理服务帮助时,不了解心理问题症状表现会成为求助的障碍。一半以上的科技工作者(54.0%)认为当出现心理问题时并不了解什么时候应该求助,这也成为阻碍他们进行求助的因素之一。
一半以上的科技工作者报告当有心理问题时,不知如何求助。这和去哪求助一样是阻碍他们寻求专业心理帮助的原因。另有近四成的科技工作者表示不知道求助了会怎样,这种对心理求助的不了解也是他们进行心理问题求助的障碍之一。
调查发现,求助羞耻感与抑郁(r=0.26p<0.001)和焦虑情绪越严重的科技工作者反而感到因为心理问题去求助是羞耻的,可能更不倾向于主动寻求帮助,在存在抑郁问题的科技工作者中,求助的羞耻感更强。

5.提升心理健康水平的建议


心理健康蓝皮书也从科技人员的角度提出了五条建议:推行心理健康筛查与高危群体的自我监测;搭建覆盖基层的科技工作者综合心理服务平台;传播知识、培养技能、增强意识,加强心理健康素养教育;保障睡眠、适量运动,推行健康生活方式;减轻工作压力,重视和谐家庭建设。
本文编辑认为:医务人员的心理健康水平及其素养提升,与医院管理以人为本的重视程度有很大的关系,当下不少医院的管理仍然停留在生物医学模式而没有实现向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跨越,特别是典型的医务专业管理而不是现代医务职业化的管理方式。因此,推动医院职业化管理将是医务人员心理健康及其素养整体水平提升极其重要的举措。在医院职业化管理推广过程中,当前尤其要重视管理职业化和心理治疗职业化的发展,这两大群体的职业化将有助于心理健康教育、心理评估及心理治疗技术的普及与深入。


摘引文献:

傅小兰,张侃.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 (2017-2018)[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19-20”

编辑:马恩祥 黄丽名

心理健康测评量表 海报.png



心理治疗师报名:
黄老师:13477030256(微信同)
梁老师:18802720376(微信同)
陈老师:13720180269(微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