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靠近我 · 温暖你 ” 青少年心理辅导专栏,是受邹德菊老师专著的启发新开设的。经邹德菊老师授权,此专栏预备转载书中的55篇青少年心理咨询真实案例手记文稿,每期1篇,希望与大家共同学习成长,特别是中小学生,学生家长,中小学教师和所有关注中小学生心理健康与辅导的各界人士,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编者

image.png

《靠近我,温暖你——一所重点中学心理辅导教师的咨询手记》是邹德菊老师十多年来对学生进行心理辅导的案例汇编。真实、实用,是这本书的特点。在这些案例中,你能看到许多熟悉的十几岁孩子的身影。本书倾注了邹老师20多年来对教育的思考,对青少年成长的关切,是她内心最真实的体会和真挚情感的流露。

——京东推介评语

岁月匆匆,回首已十年!弹指一挥,人近天命,心如止水。再次翻看之前的文字,虽觉短浅,但现执着真诚。现转录于阳明心院之公众媒体,希望与同行相互学习交流,也希望对有需求的人们有所帮助!                                                          

——邹德菊心语


01  我只想学习,这是错吗?


高三男孩萌急切地找到我,要我解决他“强迫症”的问题,因为明天就要进行本市第三次,也是本届高三年级最后一次大考了。因为在他看来,这些恼人的症状一定会严重影响自己的考试的。

于是,一大早,我和萌一起来到了我的心理咨询室。

我们在呈45度角排列的沙发上坐下,我的身子略倾向于他,以便向他传递我很关注他的肢体信息。

image.png

眼前的萌,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不喜也不忧,只是从眼神中可看出有一丝的紧张。

image.png

他主动向我描述他的症状:

一是对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小事不能释怀,总要去想它们,比如昨天碰到一个同学跟他打招呼,自己眼睛不好,反应比较慢,等自己看清打招呼的同学时,该同学已走开了,为此,总想该同学会怎么看待自己,自己是不是得罪了他等,心里诚惶诚恐的。

二是总怕忘记了什么事,如自己是个科代表,教师让放发给同学的试题,没发下去之前,总怕自己会忘记,他要在一张较大的纸写上“发试卷”,然后放在较醒目的地方,这样才放心。三是,英语、生物考试时,总是不断地要用手去推眼镜,一直反复,自己心里很烦。

image.png

萌在向我描述以上这些症状时,面部表情很平静,让我觉得这是个不太喜形于色的男孩子,可到底是生就如此,还是通过“修行”,让自己达到了宠辱不惊的境地?还是内心麻木已没有了表情?

于是,我开始了摄入性谈话。通过谈话我了解到:高一高二时的萌,是一个较活泼、开朗、外向的男孩,喜欢打球,跟同学也有较融洽地交往,学习成绩大约在年级500名左右,家中父母为一般工薪阶层,对其学习期望值不高,是较开明、民主的家庭。进入高三以来,在校外租房子,由母亲陪读。

萌的症状出现在一个月以前,那次的八校联考,萌的成绩一下子上升到年级前200名。即使这样,但萌显得并不十分高兴,因为谁知道接下来的高考会怎么样呢?

于是,他告诫自己,还应该一如既往地沉下心来,认真学习,不能有半点疏忽。可渐渐地,萌觉得大脑好象不象以前那样听自己指挥了,除考试时要不断去推眼镜以外,上课注意力也不象以前那样集中了,还有就是以上描述的症状渐次出现,他不明白为什么,赶忙上网去查,发现自己和网上描述的“强迫症”的症状很相似,于是,断定自己一定是患了此病,惶惶不可终日,上课、考试就更加容易分心了。

叙述快要结束时,萌痛苦地向我发问:“老师,你说,我整天想着学习,我只想好好学习,这有什么错吗?为什么就不能随我所愿呢?

image.png

看到萌那开始有了表情的脸,我知道,他开始去掉压抑,开始试着开放自己了。

了解到以上情况后,我告诉萌,凭以上自己体验并描述的这些症状,并不能做出患“强迫症”的结论,因为在现如今的高三学生中,有不少学生都或多或少地存在有以上行为,但都不到“症”的程度;二是有这些行为的同学的内心深处,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焦虑,而排泄焦虑的外显行为可能表现为重复和不可抑制的思虑。

萌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领着他一起做了几次深呼吸,让他的情绪稍稍平稳了下来,并初步体会到放松的感觉。然后,我们一起分析其所以焦虑的原由,总结一下,主要有以下2个方面:

1、一次成绩的上升,让萌对自己产生了不确定感的同时,对自己的期许也无形中提升了许多,这让他感到有些“盛名之下其实难负”的重负感,开始有了患“上”恐“下”的心理负担。

2、对高考结果不确定性的害怕,这个对于目前绝大多数的高三学生来说或许都有,对萌当然也不例外。

但是,对不同的学生来说,也许焦虑是相同的,可为什么反应却不完全相同呢?这就要从不同学生的不同的性格特征和独特的成长历程来进行分析。

萌从小的性格比较内向,胆小,小学时的班主任对学生管教比较严厉,所以形成了萌内敛、拘束的行为模式,初中以前一直如此。进入高中后,高一高二时,萌试着开放自己,行为上改变不少,可自从进入高三,萌给自己规定:不再和别人说话,因为说话耽误时间;不再上体育课,因为体育课就是“玩儿”,那更是浪费时间。要将一切可利用的时间都用到学习上,因为高三要冲刺高考了。

这样,不分昼夜地学习,看书、做题、复习、考试,几个月下来,在萌的生活中,除了学习便再无其它,萌简直就成了一台学习的机器。实施初期,这个规定明显见了成效,学习成绩慢慢赶了上来,甚至一度进入年级前200名。但时间一长,他渐渐有些力不从心,想听讲时却老走神,想休息时却睡不香,心中总担心忘事儿,手中总重复一些无效动作。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自己越想好却越不能好。

说到这里,我试着用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理论来帮助萌对自己的现状进行领悟。我告诉萌说,心理学上有一种人格结构理论,这种人格结构理论认为,一个人的人格应该包括本我、自我、超我三部分。

image.png

本我是指“生物的我”“生理的我”或“原始的我”, 包含生存所需的基本欲望、冲动和生命力。本我是一切心理能量之源,本我按快乐原则行事,它不理会社会道德、外在的行为规范,它唯一的要求是获得快乐,避免痛苦,本我的目标乃是求得个体的舒适,生存及繁殖,它是无意识的,往往不被个体所觉察或忽视。

自我是指“现实的我”, 是自己可意识到的执行思考、感觉、判断或记忆的部分,自我的机能是寻求“本我”冲动得以满足,而同时保护整个机体不受伤害,它遵循的是“现实原则”,为本我服务。

超我,是人格结构中代表理想的部分,是“道德的我”、“规范的我”,它是个体在成长过程中通过内化道德规范,内化社会及文化环境的价值观念而形成,其机能主要在监督、批判及管束自己的行为,超我的特点是追求完美,所以它与本我一样是非现实的,超我大部分也是无意识的,超我要求自我按社会可接受的方式去满足本我,它所遵循的是“道德原则”。

image.png

其实以萌现在的状态可以看出,他的人格结构中的“三个我”出现了不和谐:他在自己心中建立起了一个高高的“超我”,即理想的我、必须的我或标准的我,他按照这个“超我”来严格要求自己,而那被自己压抑了的“天性”(心理学上叫“本我”)就要跑出来干扰了:他老是在意同学们会怎么看自己(因为他人为地将自己孤立于同学之外——扭曲了“人的社会性”这一本性);他学习时的注意力不能再象以前那样集中了(因为他误认为自己是机器——扭曲了自己是一个需要休息和调节的生物的本性);他的“超我”与“本我”在现实中开始对立和冲突,于是,“自我”开始难受了,他不知道怎样才能调节到一种二者的平衡状态。

经过以上分析,萌渐渐明白自己所以如此的原因,心里轻松了起来。

接下来,我给萌以下建议:

一是要学会对自己微笑,这表示自己能由衷地接纳自己和一种平和的心态;

二是要恢复与同学的正常交往,这是人的社会需要,不能刻意地阻止它;

三是每天至少锻炼活动20分钟以上,越临近高考越要坚持锻炼,这是人的自然需要,否则,可能会物及必反;四是按照老师的要求,制定一个符合自己实际的复习计划和方案,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走向高考。

萌是很轻松地走出咨询室的,看着他的背影,我在心里默默地为他祝福:祝福一路走好,迎接未来更多的考验!

↓扫描下方二维码↓

跟随心理咨询师一起

探索自己内心的“需求”吧!

image.png

image.png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转载须作者本人同意,否则追究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