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前语】《心理健康蓝皮书: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7-2018)》反映的医务人员心理健康状态堪忧。

全国广大医务人员已经历时数月的高度紧张抗疫战斗,心理资源消耗巨大。

尤其是当前医院战疫处在内防反弹外防输入的高度戒备之中,医务人员仍然处在一个疫情影响的应激状态之中。

医院职业化管理者和全社会都应当高度重视医务人员的心理健康状况改善,把医务人员的心理健康管理纳入到医院管理的重要议事日程中来,而作为医务人员自己也要不断提升自己的心理健康素养,做国民心理健康素养提升的排头兵。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出版了由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傅小兰所长、张侃研究员主编的《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7-2018)》。

本文将其中有关医务人员的心理健康发展现状摘录编辑如下:

01  心理健康状况

《总报告:国民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的“国民心理健康现状及趋势”中“医务人员”一节的描述:

 

医护人员从事的是高压力的职业,专业要求高,工作压力大,加之我国“病人多,医生少”,医患关系紧张等更使得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可能面临更高的风险。对医护人员的调查研究普遍发现,该群体的心理健康状况低于全国人群的平均水平。


2017年的一项元分析,分析了2006-2016年的61篇研究文献的109组研究数据(包括18616名医护人员的调查),结果表明医生的心理健康状况显著比我国的普通成年人的平均水平要低,其中焦虑、偏执、抑郁、强迫等心理问题是较为突出的问题。医生群体中外科、急诊和儿科医生的心理健康状况相对较差(方必基、谢三天、刘彩,2017)。与2011年的元分析相比,2011-2015年间我国医生的心理健康状况有不断变差的趋势(黄丽素、张拥军、吴洁,2011)。


医护人员中的另一个重要组成群体,护土的心理健康状况也有相似的情况,护土繁重的工作任务和巨大的工作压力,也增大了他们的心理健康风险。研究发现我国护士的心理健康水平普遍偏低。一项对2011-2015年我国护土心理健康的元分析发现,护土群体的心理健康状况总体显著低于全国的平均心理健康水平,同时与2011年相比,2015年护土的心理健康状况也呈现整体恶化的趋势(方必基、刘彩霞,2017)。


科技工作者心理健康状况.png


《分报告:科技工作者心理健康状况》:调查对象包括工程技术人员、卫生技术人员、农业技术人员、理科教师和科研人员。2017年的调查显示:有抑郁倾向的占22.2%,其中有3.2%有抑郁高风险;焦虑倾向更高达48.1%11.2%的科技工作者产生过自杀意念(最近1周想过的占3.0%,最近1月想过的占2.8%,最近1年内想过的占5.4%)。


2017年调查中科技工作者不同程度的焦虑人数比例.png


报告指出:科技工作者心理健康的影响因素主要有工作时间延长,33.8%的每天工作时间超过8小时,其中22.61%的每天加班时间在2小时以上;其次是工作压力大,主要是时间压力和角色冲突;三是工作-家庭相互作用,具体来说就是工作影响家庭和家庭影响工作;四是情绪调控方式的影响。情绪压制是造成情绪失健康的不良方式;此外睡眠和休闲运动不足影响其心理健康。

02   心理健康行为与素养


单因素方差分析显示,不同职业群体之间在心理健康行为与意识上的得分存在显著差异。


心理健康知识总分的职业差异.jpg


在情绪觉察、认知重评和人际支持维度上,都是心理健康工作者得分最高。只有在分心术维度上,医疗卫生工作者得分高于其他职业群体(见图13a~13c)。


心理健康行为中情绪察觉的职业差异.jpg心理健康行为中认知重评的职业差异.jpg

心理健康行为中人际支持的职业差异.jpg

心理健康行为中分心术的职业差异.jpg


在心理健康意识上,心理健康工作者得分(3.74分)最高,教育工作者次之(3.73分),再次是媒体工作者(3.69分),偏低的是医疗卫生工作者(3.67分)与其他职业群体(3.66分)(见图14)。


心理健康意识的职业差异.jpg

03   心理健康服务需求


2014年的调査显示,科技工作者普遍觉得需要自我调节(67.59%)和人际交往(65.11%)方面的心理健康知识,有一半以上的科技工作者觉得需要职业指导(5551%)和教育孩子(4918%)方面的心理服务,有43.78%的认为需要婚姻与家庭关系方面的指导,有42.49%的认为需要心理疾病的治疗与预防知识(见图15)。


科技工作者需要的心理健康知识.jpg


2017年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一半的科技工作者觉得需要自我调节(56.86%)、人际交往(50.56%)和教育孩子(50.37%)方面的心理健康知识;职业指导(41.35%)、婚姻与家庭关系(37.81%)的选中率也在四成左右(见图15)。

调查发现,大多数科技工作者感到无法便利地获得心理健康服务。2014年的调查显示,虽然近一半的科技工作者认为人们的心理问题严重,但绝大多数科技工作者(78.9%)感到无法便利地获得心理咨询服务,仅有21.1%的科技工作者感到能便利地获得心理咨询服务。2017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科技工作者(67.2%)感到无法便利地获得心理咨询服务,仅有32.8%的科技工作者感到能便利地获得心理咨询服务。

2017年的调查还发现,如果自己或身边亲友需要心理咨询,大多数科技工作者(69.0%)不知道可以去哪里或找谁做心理咨询。与之相对应的大多数科技工作者(69.4%)没有亲自接触过心理咨询师或心理健康工作者。

2017年的调查结果显示,有18.7%的科技工作者寻求过心理健康服务,在这部分调查对象中大多数调查对象(74.1%)对服务感到满意,约1/4的人(25.9%)感到不满意。

2017年的调查中,进一步询问科技工作者希望在哪里获得心理咨询服务发现,过半数科技工作者希望在本单位之外的线下机构(医疗卫生机构社会上的心理咨询中心等机构)接受心理健康咨询(61.67%),比例远高于其他选项(见图16)。


希望获得心理咨询服务的途径.jpg

摘引文献:

傅小兰,张侃.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 (2017-2018)[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19-20”

编辑:马恩祥 黄丽名


心理健康测评量表 海报.png


心理治疗师报名:
黄老师:13477030256(微信同)
梁老师:18802720376(微信同)
陈老师:13720180269(微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