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M2J7B[_V%7S7I[O[BWQ]5.png

《靠近我,温暖你——一所重点中学心理辅导教师的咨询手记》是邹德菊老师十多年来对学生进行心理辅导的案例汇编。真实、实用,是这本书的特点。在这些案例中,你能看到许多熟悉的十几岁孩子的身影。本书倾注了邹老师20多年来对教育的思考,对青少年成长的关切,是她内心最真实的体会和真挚情感的流露。


——京东推介评语


岁月匆匆,回首已十年!弹指一挥,人近天命,心如止水。再次翻看之前的文字,虽觉短浅,但现执着真诚。现转录于阳明心院之公众媒体,希望与同行相互学习交流,也希望对有需求的人们有所帮助!                                                          


——邹德菊心语



第四单元

自我认知篇

02| 高三女孩儿,我将自己弄丢了! 


离2008年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本人接待了一对高三母女。


女孩辛儿学业优异,成绩一直保持在年级前十名,极有实力冲刺清华北大,所以,班主任特别上心地找到我,要我跟女孩好好谈谈:大考当前,不然就来不及了。


这样的女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班主任如此着急?她的问题真的那么严重吗?与女孩母女见面前,我在心里嘀咕着。


坐在我面前的女孩很平常,一如某邻家女孩,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不对劲的地方。可谁知,女孩一打开话匣子,就是一通倾泄,整整一个小时,都是女孩自己在述说着,而我则一直用尊重、理解、鼓励的眼光关注着、追逐着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


这是一个很重感情,同时又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从小到大,她都是人们心目中的乖乖女,学习勤奋刻苦,积极上进,一路辉煌地走到现在。


可她自己描述说,这种状况随着12月全省高三年级第一次八校联考的到来而结束。原因是,就在考试前几天,自己跟一个玩得特别好的女同学提出分手了。随后,那个女同学马上就和另一个女生打得火热,她们同进同出,下课几分钟时间都在一起说笑,这对自己是一个很大的刺激:“本来自己心情就不好,她们总好象是故意气我似的,这样我就更不高兴了。”“连曾经跟自己玩得这么好的朋友都这样无情无义,这个世界真没有什么意义!”“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觉得我受到了欺骗和伤害,我内心不平衡,每当走进教室,每当听到她们的声音或看到她们在一起很亲热的样子,我心里就会特别难受。”“我感到自己很孤独,在班上没有一个好朋友,感觉大家彼此隔得很远似的。”


处在这样的心境下,可想而知,三月统考,她成绩下降的很明显:到了全校20多名了。并且还有继续下滑的可能性,因为,女孩说,自己的状况很不好,感觉都要崩溃了一样!


那么女孩真的是因为与女友分手导致的焦虑吗?还是因为失去朋友而出现的抑郁?


表面上看,似乎如此。因为女孩太重感情了;因为女孩还小,比较依恋朋友;因为失去朋友,对于这样一个一帆风顺的女孩来说可能是个打击……这样的分析似乎都有道理,但这对于一个年近18岁的女孩来说,是否有些太过简单?这可能就是她在找任课老师和班主任谈过后,觉得对缓解自己的情绪没有什么作用的原因吧。


我个人认为,与女友分手这只是一个表象,而面对女友时的难受只是一个替代,女孩内心真正担心、焦虑的应该是她正面临着的结果不确定的高考。


面对着日益临近的高考,随着自己越来越明晰的目标——北京大学被老师明确提上了议事日程,女孩感觉到莫名的压力,也对自己是否真的能达成目标而产生怀疑——因为初中时自己成绩也一直是最好的,但中考并没有考出自己最好的水平。相似的情景下,这个阴影此时又笼罩上了女孩的心头。她担心,她害怕,但好强的她又不能说出口,特别是看到老师、父母那期盼、信任的目光时。


于是,替罪羊出现了——一件很正常的发生在高中同学之间的小事被自己撞上了,它就成了影响自己正常发挥的罪魁祸首,这样的合理化,能让自己内心暂时得到一丝安宁和慰藉,为自己可能出现的不如意的结果找到了一个美丽的借口。——当然这一切都发生在潜意识层面,女孩自己、不懂得心理学的女孩父母等都不能意识到。


而在女孩的意识层面,她感觉到了痛苦:“我不想这样去想,我不想受她们的影响,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是想好好学习的。我想改变这些,真的,我感到很难受。”是的,女孩怎么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怎样?因为,她不知道其实是被自己压抑到潜意识的那些焦虑、担心以及中考不如意的阴影,在与意识激烈地冲突着,对抗着。


“但有时我又有些享受这些过程,比如,我刚集中注意力听讲过后,我会突然想起来,我刚才怎么没有想这些烦心事了呢?内心还有一丝丝担心它们会突然不存在了似的”。这句话充分表明,在潜意识层面,女孩是不希望这些症状消失的,因为它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到自己。这也许就是许多人想改却怎么也改不掉一些毛病的真正原因之所在。


“内心”的担心和害怕,没有被女孩给予足够的关注和接纳,使之一直被压抑在潜意识层面,难以化解和平复,其中蕴藏着的巨大的能量不时会干扰女孩正常的学习和节律,女孩固有的正常状态被扰动以后,她开始心烦意乱,出现注意力不能集中,学习效率下降的现象。可是,女孩意识层面的、要强且要不断追求进步的心理是不允许这种状态出现的,于是女孩更加心焦,她只好借用现实中的焦虑代替了她意识不到的、深层次的、根本的焦虑。


可能大家又会产生疑问:为什么女孩会选择与同学分手这件事来替代面对高考时自己内心的焦虑?这正是因为,潜意识的力量要显示出来,它总要找到一个薄弱环节,一个突破口,这就好比重压下的气球总是会找细小的沙眼处漏气一样。


不太会处理同学关系,从小就没有什么好朋友——这一直是女孩隐感到的自己的不足和痛处,也一直是女孩对自己感到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想而知,潜意识的力量也许正可以找到这个缺口得以发挥作用!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个人认为,引起女孩目前症状的主要原因,应该是女孩对自己目前的学习缺乏足够的信心,害怕重蹈覆辙,担心自己的希望落空,担心让父母、老师和自己失望。用女孩自己的话来说:突然发觉将自己弄丢了,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了。


找到了“病因”,就好对症下药了。


丢失了自己的高三女孩啊,你是应该好好找一找自己了!找回自己原来的自信!找回自己原来的轻松!


而如何激励学生找到自信,这自然是我们当老师的拿手好戏,而对于这样一个有着充分的自信体验的女孩来说,找到这一切似乎应该是一个不太难的事情。接下来,我们交谈的都十分地积极和顺畅了。最后,本人、女孩和女孩的妈妈都露出了会心地笑容。


星期一,是我与那个丢失了自己的高三女孩小辛的第二次相约的时间。


昨天下午,我刚送走一个高二的学生,迎门走进一个身穿红色上衣、笑容满面的女孩,我迟疑地问到:“请问你有预约吗?”


“老师,我是小辛哪,是您让我这个星期一下午来找您的。”


小辛,我都有些认不出来了!仔细一看,果然是她,可她哪里发生变化了呢?我怎么一下子认不出她了呢?


再仔细观察,发现她的神色完全变了,与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种萎缩、愁闷、沉重相比,此时的她眼睛发亮、神情轻松、面色红润(她自己说是红衣服映衬的),身体挺立——一个阳光、自信的女孩又回来了!


不会如此神奇吧。我有些不敢相信:依我们上次谈话的情况看,她状态的彻底改善,应该不会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儿!但眼前的姑娘是什么样的一种力量让她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迟疑之中,我们开始了以下对话:


老师:“你知道吗,你的变化让我非常吃惊,同时也让我感到非常高兴!”


小辛:“是吗?上次跟您谈话之后,我觉得心情比较平静了。我想,面对高考这样重要的时刻,想让自己多开心,多高兴,似乎不太容易,但是,能让自己每天心情平静地学习,这已足够了!”


这是一个很有意义地反馈!这也是跟这些自我觉察和反省能力较高的学生进行交流后,让我体会到成长的乐趣之所在!


我得感谢所有来访者!


教师:“接下来你做了些什么?”


小辛:“我尝试着让自己去放松,比如,下自习后,和几个同学一起到运动场上去跑步;上周八校联考后,我没有按您的要求回老家休息,因为天气下雨,我和爸妈就在租住房里。但我也没有特别要求自己学习,而是想学的时候就学一下,不想学的时候,就在教室和同学聊聊天,或在家看看电视。而这一切,在我之前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儿,我会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我会拼命克制自己去看书,否则,我会十分自责,难受。”


教师:“那现在呢?”


小辛:“那现在,我也觉得没什么。噢,对了,老师,我忘了告诉你了,这次考试我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了(年级前十名)”


教师:“那太好了!可从中你可否领悟点什么?”


小辛还在思索着。


我接着迫不及待地告诉她说:“这说明你知识掌握得很不错,而影响你发挥出自己应有水平的只是你的状态!不是吗?”我用反问强调了这一点,目的是让其进一步增强对自己的信心。


女孩深深地点了点头,认同了我的这一说法,接着说:“我想改变的其实就是这一点,我想,只要我能正常发挥,对于考试结果怎样我都可以接受的。”


我看到坚定和自信又回到了女孩的脸上,我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


女孩走后,我陷入了思索之中:难道真的是心理咨询有这么大的力量,让一个状态较差的孩子这么快地走出困境?


结果是:相信心理咨询!相信自己!重要地是要相信来访者!是她自己的领悟和自强帮助她走了出来,是她自己的努力和执着,改变了自己的状况。


因此,有心理困惑或遭受到心理创伤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主动寻求帮助,从中解脱!如果一个人能掌握主动,能主动利用资源,他(她)一定会进步成长得更顺更快!

KMWX5(C37EC15[QZK)A]G6X.png

↓扫描下方二维码↓

跟随心理咨询师一起

探索自己内心的“需求”吧!

GQHB2X6V@F8`}T}%17A`I~5.png

58TF$5I%O_H1LY@`{94}6SX.png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转载须作者本人同意,否则追究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