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是一个会意字。它是由“禾”和“戈”组成,它形象生动地告诉我们,“我”既要有“禾”即五谷,即生活资料,生活物质,而且还要有武器“戈”,要自卫自护。当然也可以理解成,“我”要生存,就要有物质条件,如果没有,就不妨拿起武器从别人处抢夺。 

“我”,这个字很有意思,我们古人造它也很有意思。“我”竟然就是五谷和长茅的结合体。于是人们也就产生了不同的学说,道家庄周、老子,他们以为社会也好,国家也好,就应该创造条件,创造环境,让人们有发展自我的场所;他们觉得社会就应该尽量满足大家的自我要求,使人们都能自由自在地生活、学习和工作。可儒家的孔丘、孟柯,他们却总认为人闪应该抑制自我,为国家和社会约束自我,控制自我,牺牲自我;他们觉得每一个公民都应克己复礼,改变自我个性,满足和适应别人,适应社会。 

——作者:马恩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