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某知名新媒体发了一篇《美国成世界第一疫情国,特朗普怎么做到的?》,一开头是这样写的:


image.png

这开头的最后两句,笔者感觉似乎别有隐意,让人感觉你说是好呢还是不好呢?

其实,疫情发展到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任何人都不能独善其身,去领会每一个不同的国家与社会在抗疫中应该汲取的经验与教训,以敬畏之心去看待别人的做法也许才是最可取的心态,而不能只凭着博人眼球的做法挣流量。

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目前的两个世界第一(确诊病例世界第一、病亡世界第一)的情况下,美国各地爆发示威游行,奇怪的是游行示威的人不是去质疑政府和社会的防控不力,反而是发泄对极其正确的为抑制冠状病毒传播所采取的居家措施的不满,要求炒掉主张居家隔离的福奇。抗议者举着标语,宣称工作“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以及其他援引宪法权利的口号。许多人举着美国国旗,戴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的面具。随着全国失业率继续攀升,抗议和集会得到了支持。说明这样的民众只追求个人权利至上,而对于病毒并无必要的敬畏之心,也就更谈不上对于可能造成更多人染病的顾忌之情了。

人类应该敬畏每一个生命,即使对新冠肺炎病毒也需要有敬畏之心,因为它们也是地球大家庭成员中的一分子。这个病毒对于我们人类来说是个病魔,必须要抵抗它,这其中有两种选择,一是除一是驱,你是选谁呢?

中医称病毒一般是邪气入侵,治法多是祛(祛,去也——《广韵·释诂二》),祛是驱除,而不一定是除或许只是驱。祛除体内的邪气,达到扶正祛邪的目的。譬如此法适用于邪气为主的疾病,是《内经》“实则泻之”的运用(泻也是疏导而不是除掉)。临床上根据不同的病情,而有发表、攻下、清解、消导等不同方法。东方民族在防范新冠肺炎时奉行戴口罩、居家隔离的健康行为,以避邪气(病毒),而不只着眼于消毒和医疗来解决(杀灭病毒);即使不幸染病,传统中医药也是清热解毒以祛邪扶正,对自然仍然保持着一定的敬畏。

大疫当中死伤风险最大的一定是逆行的疫情防控者和疫灾中患病的弱者。美国的疫情成为世界第一也许要从正反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看到美国社会疫情防控的失败,另一方面也要看到美国民众对疫病流行所承担社会责任中无奈与勇敢。比较武汉疫情之初民众对于地方的封城反应迟滞的不满,再看看现在美国的一些民众抗议居家隔离,诸位又有何感想呢?

同样的不满情绪表现却是目标追求的完全不同。不同文化状态下民众的不满情绪既印证了我们的党和政府的伟大,也同时印证了美国民众的社会化程度的确要高许多。

什么是社会化,即是公民成为独立的社会单位,承担属于他所有的社会责任。譬如精英知识分子,在我们这里叫专业技术人员,而在西方叫职业工作者。职业化是高度的社会化,而专业化则不是职业化,充其量就是一个社会化系统中的一分子。我们的社会单位是家庭或者是社会组织,而西方文化中的社会单位是成年人自己。每个具有宪法权利的成年人,即应当承担所有的社会责任,一个高度社会化的成年人,对自己所有的行为负责。包括生病、包括疾病的预防,而不是依靠政府对医疗负责、对个人健康负责、对疾病的预防负责。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西方政府应该学习东方社会的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而东方文化下的民众,则是要学习西方人的高度社会化,更少去要求政府作为,勇敢地自己挑起健康管理的责任。

从建立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角度,市场决定资源配置,需要有个人的高度社会化。因为只有个人的高度社会化,市场化才有可能,否则市场永远是脆弱不堪。从社会心理承受能力来讲,只有个人高度社会化,个人才有承担所有社会责任的心理准备,才能应对如同美国现在这样:在疫情世界第一的情况下,民众对于疫情表现如此安定和对因为疫情而不能工作的表现出的某些不安定。

笔者以为,社会心理跟个人心理一样是多样化与复杂的,每个不同的社会无所谓好与不好,能适应就是健康的,不能适应就是不健康的。用心理治疗的术语来看待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当一场全球疫情蔓延的时候,西方文化可能首选个人心中心治疗,而东方文化则可能需要集体心理治疗,这样的效果可能来得更好。用心理障碍的术语来比喻,西方文化中所形成的极端个人主义倾向,可比拟为偏执人格障碍;而东方文化所形成的集体主义倾向,所带来的负面效应是否可比拟为分离性障碍呢?偏执人格障碍多导致极端个人暴力违法事件,而分离性障碍一旦危害社会,则可能发生历史上的更为可怕的社会动荡甚至是暴乱。疫情防控之中和过后,这两种极端都要高度警惕和防范。作为维护社会稳定,预防分离性障碍所产生的社会巨变更值得警惕。

因而,当下和今后,不论是预防全球性新冠病毒还是预防心理恐慌“病毒”,都需要社会高度重视心理治疗师的专业与职业促进,自从心理咨询师退出国家职业目录,心理治疗师作为国家职业目录中重要的专业技术资格,也是唯一的法定心理职业正成为社会的追捧。心理治疗师在促进公民社会化方面具有最后把关者与矫正者的角色。因此,心理治疗师一定要与心理健康教育工作者、心理评估工作者、心理咨询工作者一道,做好心理健康教育、心理评估、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的有效衔接,按照国家政策要求,在精神科医生的领导下,对心理咨询师、社会工作者等给予技术指导,对常见精神障碍和心理行为问题进行治疗和心理干预,为个人高度社会化保驾护航,从而最大限度地促进个人心理健康水平的提高。

美国疫情世界第一,同样也见证了资本的血性。在资本的驱使下,医疗是一门最为红火的生意,器械商、药品商、医疗防护物质商,生产与销售,疫情背后带来的巨大的资源消耗,甚至以消耗的居民的健康、保险公司的利润、国家的财政收入为代价,赚足的是资本的投资回报和医疗市场更进一步发展。

在嗜血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环境下,尤其信奉实用主义哲学的社会,科学盛行、伦理滞后,资本会极尽所能、赤裸裸去利用疫情的发展,做足生意,相信没多少人不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世界经验总结出最重要的一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才是人类的福音。作为一个健康职业工作者,笔者也认为: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有太多的心理治疗师,去维护那些包括没有自知力的心理障碍患者的健康,否则就不能抵御血性资本与市场竞争社会对于公民健康的侵袭。

本文作者:马恩祥

加我!快加我!加我!㊋㊋㊋

心理治疗师报名:
黄老师:13477030256(微信同)
梁老师:18802720376(微信同)
陈老师:13720180269(微信同)